半世猫缘小说-主角为陆涵雪洛一小说阅读

  • businessad.cn   来源:美美网   2020-05-23 03:41:37  
半世猫缘半世猫缘第11章

竹林的狭道,原是毫不起眼的山间小路。

这一日,忽然火光通明。

连漫天的乌云都遮不住这火光。

还有人群的嘈杂,连魑魅魍魉都要避退三分。

九州太大了,大在千条江泊万座山峦。

九州也很小,因为九州的人就这样聚在了一起,齐齐望向山头那座小小的庙。

他们想上山,每个人都想获得那件至宝。

可上山的路只有一条。

路上站着一个女子。

白色的衣衫无风自逸,头上还戴着一顶大大的斗笠。

她便是陆涵雪。

她就站在那里,像一堵墙,阻挡着众人前进的步伐。

但这是九州。

九州的人聚集的地方便是九州。

九州的人各怀道法,又怎会在意这个站在山路上孤零零的身影?

总有人会先动。

那尖腮的男子,眼中流着灵动的光芒,像是再难以按捺。

所以他动了。

只动了一步,便已到了涵雪的面前。

“缩地成寸!”

人群中有人叹道。

可谁又能知,这一步也是最后一步。

涵雪也动了,如同一缕鬼魅,抵在了那人的身前。

他还想动。

却已经动不了了。

胸口深深的掌印直入三肺。

那人惨叫一声,滚下台阶。

这一身的修为,怕是没有数十年再难以复原了。

山下的人开始动容。

因为那人叫做荀录,是兖州梵竹台的一名高手。

他在九州成名已久,凭着一双能够缩地成寸的双足,任谁都不愿与这样的人为敌。

涵雪摇了摇头。

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九州之中,人人都尽力的隐藏着自己的修为道行,没人愿意在人前展露。

更有甚者,昨日还是那默默无闻的护院。

一朝之间竟已得道飞升。

所以才有人能够仅用一名便能吓退万敌。

可这个荀录却着实让涵雪有些失望。

除了脚力能够称道之外,无论修为灵力都一无是处。

山脚下忽然间沸腾了起来,嘈杂的声响开始不绝于耳。

“来者何人,敢挡九州诸豪杰的路?”

“报上大名,否则我们一拥而上,定让你尸骨无存。”

“老实告诉你,今天西峰寺的圣僧也到了,若是识相的便从山道上滚下来。”

涵雪静静的听着,心里却想着另一件事。

昨日,她问猫。

若是那九煞女尸吸饱了修道人的精血,是不是就算苏澈赢了。

猫应了一声,说。若是那天你拿走清源珠。苏澈便不会赢,那些修道人也就不会死。

可你不愿。

现在你又该如何选择?

是杀千人救数人。

还是放弃所有的选择,同猫远走高飞。

“涵雪还有第三个选择。”她决绝的说道。

猫静静的等着,望向窗外。

这庙太小了。

容不下一个阴仄的苏澈,一只痴呆的狐狸,还有那只忧心忡忡的猫。

这虽是你的身体,但猫却不想死。

所以,加油。

“加油。”

涵雪站在山路上,默默的蠕动双唇对自己说道。

山下人群的鼎沸已经到达了顶点。

忽然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压住了山下所有的鼎沸。

“全都安静下来。”

那声音如同洪钟,竟让山丘都轻轻震颤起来。

一位僧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鹤发童颜,穿的确是一套普普通通的灰布僧衣。

这僧衣很普通,却挡不住那僧人一身的浩然正气。

涵雪心想,这应该便是西峰寺的圣僧了吧?

谁知那圣僧仿佛是看穿了涵雪的心思一般。

口颂了一声佛号,道:“正是在下,贫僧隴山西峰寺法号大衍。”

“大衍禅师。”涵雪点了点头,算是还了礼。

大衍禅师又颂了一声佛号,道:“贫僧不愿见那血光之灾,遂与九州诸杰前来此地,却不知姑娘为何在此挡路,下手又如此狠毒。”

“这山上有人布下了血煞大阵,我挡在这里便是不想让你们上山,免得被煞尸吸了精血。”涵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淡一些。

其实她心里紧张的很,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话,心脏好像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一般。

就好像先前挡住公孙康的那一下,实在也是因为把握不了分寸,才差点把人都给打死了。

可这些事现在又怎么好去解释。

涵雪只觉心跳的厉害,更是只能装作淡定,双眼紧紧的盯着鞋面,好让那斗笠压的更低一些。

但山下的人又怎样轻易买账?

她的话刚说完,这山下的人又沸腾了起来。

“血煞大阵?好大的口气,你可知布下那血煞大阵需要十八个只剩一魂三魄的处子方能成型。”

“就是,若是那山上有煞尸,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怎么能活着下山的!”

“别信她的,她想独吞宝物,我们一起冲上去,还怕一个丫头不成?”

“诸位安静,可否听贫僧说上一句。”大衍禅师又高喊了一声。

众人这才又静了下来,可效果却是大不如前。

人群中到处都是窃窃私语,场面一度有些混乱。

大衍禅师在原地走了几步,道:“贫僧来此并不是为一瞻那仙器尊容,更不是来与诸位抢夺仙器。自古仙器有缘人得之,贫僧绝不奢求。贫僧来此只是因为夜观星象,这梁州之地血光重重,为此掌门方丈才特意令贫僧前来以防不测。这姑娘说的话,贫僧虽不敢断定真伪,但若是山上真有那血煞大阵,今日来此的道友怕是凶多吉少了。”

“那若是根本没那血煞大阵又该如何?”

人群中有人高喊了一句。

霎时间,好不容易控制住的局面又混乱了起来。

距离子时一刻已经不足须臾之时,许多人畏惧大衍禅师德高望重的地位。

但相比那宝物而言,这地位又变得不太重要了。

“仙宝出世的时间就要到了!”一个穿着淡蓝色道袍的道人走出人群,“贫道徐州太乙府宋子阳。贫道想问一句,若是姑娘满口谎话,就是为了拖延时间令歹人夺得仙宝,又该如何?”

“是啊,这又该如何?”山下立即又有人起哄道。

这九州之地,太乙府与西峰寺也算是并驾齐驱。

先前大衍禅师说话之时不敢有人插嘴,可此时太乙府有人跳了出来。

山下众人的心思不禁又开始活络起来。

大衍禅师歉意的看了一眼陆涵雪,眼中之意不言而喻。

恐怕这局面他是控制不了了。

陆涵雪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一眼天,深吸了口气。

“今日胆敢上山之人,死。”

这声音清脆嘹亮,坚定万分。

漫天的乌云已经将整片天都遮蔽了起来。

她的时间不多了。

洛一的命,那些女子的命,青狐的命,还有这群蠢笨的修道人的命。

这些命都在她的手中。

她只有一条路。

破局。

“大家一起冲上去,她只有一个人。”

也不知是谁喊了这最后的一句话。

山下硕大的人群再也无法控制。

涵雪就站在台阶上,她从不知道自己用魂飞魄散换来的这身灵力究竟有多么的强大。

但今天,她可以知道了。

山下的道人们开始各显神通。

无数的法器发出璀璨的光芒。

他们最初是想要绕过涵雪的。

但站在山阶上的人,给予他们的是绝望。

深深的绝望。

涵雪的身体像是一道光影,她所过之处无不有人侧翻山崖。

没有人看得见她是如何出手的,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朝着自己袭来。

那坚硬的法器像是纸糊的一般,伴随着他们的身躯遥坠而下。

那只是一双手,却像是演绎出了世间最美的音阶。

那格台阶变成了鸿沟。

没有人可以跨越,只能看见一点萤火在台阶上舞动着。

“杀了他。”

不知是谁第一个喊出了这句话。

这句话变成了一个符号,变成了一个命令,印入了道人们的心中。

山阶上的氛围变了,变得肃杀万分。

那些闪烁着光芒的法器从不同的角度袭击着涵雪。

无论她有多么的强大,却终究难以抵挡这如同洪水般袭来的攻势。

因为她只有一个人。

因为她不想杀人。

她若杀了人,便输给了天。

为救数人而杀千人。

这算是胜还是败?

洛一的话,还在耳中盘旋。

那散花的发簪却已深深的刺入了她的腹间。

涵雪见过这样的法器,在洞庭的翠烟阁。

她的目光穿透了湍急的人群。

她看见一个女子,愤愤的控制着手中紫光弥漫的法器。

她恨涵雪,她为什么要恨涵雪?

涵雪做了什么事情,值得她们去恨?

她只是不想输给天罢了,只是想救人罢了。

血腥的滋味无法抑制的在口中蔓延开来。

她有些累了。

如同洪水中的一叶孤舟,却不知何时才能抵达岸边。

又是一道剑影,呼啸而来。

赤红的光芒灼热的仿佛能将人的灵魂融化。

陆涵雪只能闪躲,她没有法器能够抵挡这样猛烈的进攻。

可那个人就站在她的身旁。

她已经无处可闪。

太乙府,宋子阳。

紫霞剑,红莲剑气。

涵雪的斗笠被劈成了两半,披散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颊。

宋子阳的剑停在了她的额前,却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因为那只纤细的手紧紧握住了剑刃,灵力如同实质般在涵雪的身旁盘旋。

宋子阳惊呆了。

他从不知道世间有人可以这样抵挡住这柄紫霞剑,这般抵挡住他的红莲剑气。

宋子阳不服,在手上加上了十层的灵力。

他今天定要将这女子斩于剑下。

赤红的热浪席卷了整条山路,甚至将那台阶都移为了平地。

但他的灵气增长一分,涵雪的便更强盛一分。

这数十秒的时间里,也不知多少的法器打在了涵雪的身上,可她依然站着,用手抵着那柄紫霞剑,令宋子阳分毫未近。

直至他终究力劫,涵雪震开了宝剑,一爪便贯穿了他的腹腔。

宋子阳惨叫一声,跌下了山丘。

陆涵雪依旧站在那格台阶上,全身鲜血淋漓。

人们怔住了,谁也没有见过天下有哪位女子可以这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直到一阵微风吹开了那遮挡脸颊的长发,将那张绝美的脸露了出来。

有人惊叫了一声:“陆涵雪,她是陆涵雪!”

“哪个陆涵雪?”

“就是那个弑父夺魂的女魔头,被下了追剑令的九州第一凶犯陆涵雪。”

人群再次沸腾了。

只是这次的沸腾并没有持续多长的时间。

因为一声巨响打断了世间的一切。

漫天劫雷滚滚而下。

涵雪抬头看了一眼。

终究这天雷还是来了。

一道接着一道,足足劈了九下。

只是这雷的色泽是幽蓝幽蓝的,不是血红血红的。

涵雪笑了。

泪水混着血水从两颊滑落。

也不知怎么的。

双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