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废婿二木最新章节阅读-无双废婿姜臣穆青儿小说目录

  • businessad.cn   来源:美美网   2020-05-23 02:25:44  
无双废婿第十六章 偷拍栽赃

也就在姜臣看过去的时候。

那鸭舌帽男人愣了一下,低着头,摆弄起了相机,然后又举着相机对着别的地方拍了几张照片,继续低头摆弄。

姜臣笑了笑,也没理会,走进餐厅,一眼就看到乔乔坐在临街靠窗的位置上。

毕竟这样的大美女,不管走到哪,都会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想不注意都不行。

“你约我来,有什么事么?”姜臣走了过去。

“姜臣,你终于来了。”

乔乔俏脸上洋溢着笑容,招呼着姜臣坐下,将菜单推到姜臣面前:“想吃什么尽管点,我请客。”

姜臣随意点了一杯咖啡,剩下的让乔乔点。

乔乔点完菜后,便忽闪着淡蓝色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姜臣。

姜臣喝着咖啡,被乔乔盯得实在受不了了,开口问道:“你约我来,就是为了看我?”

“嘻嘻……”

乔乔笑了笑,右手托着下巴,道:“我只是想多看几眼宝藏男孩,还不行咯?”

宝藏男孩?

姜臣砸吧了一下嘴,男孩这个词貌似很不适合自己啊。

顿了顿,乔乔说道:“你昨晚弹的《致爱丽丝》真的太棒了,你知道吗,就算是我在伯克利音乐学院的恩师,钢琴也达不到你那样的水准。”

拿自己的恩师做比较,还自愧不如,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平时爱好而已。”

姜臣笑着放下咖啡,拿出打火机,看了看周围,又放到了一旁。

“天呐,仅仅是爱好都能达到那样的水准?”

乔乔惊愕地看着姜臣:“既然你有这样的爱好,为什么不选择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点?”

“你是指,放弃外卖工作,当一个钢琴老师?”姜臣挑了挑眉,乔乔的心思,他怎么可能猜不透。

让他没想到的是,乔乔却竖起玉指摇了摇:“不!我觉得你应该有更广阔的空间,我可以做你的经纪人,帮你成为一名钢琴演奏家,将你送进世界音乐殿堂。”

“你不能质疑我的能力,我是伯克利音乐学院的专业生,我的能力和我的人脉,未来都会证明,现在我的话不是在对你吹嘘。”

姜臣听得一阵无奈,他不会怀疑乔乔,不管是她的能力还是人脉。

但对他而言,送进音乐殿堂和送进坟墓,真的没什么区别。

且,姜臣真的志不在此。

钢琴也只是他漫长岁月中,偶然兴起钻研的。

活了这么多年,该享受的都享受了,所谓的荣耀加身万众瞩目,对他而言,只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

反倒是享受一个活人,正常人的生活,传宗接代,夫妻幸福,才是他现在想追求的。

见姜臣沉默,乔乔眉头微蹙:“你是在怀疑我的话?”

姜臣摇摇头,微笑道:“你是青儿的闺蜜,我从来都不怀疑你,但我真的已经有工作了。”

这已经是在拒绝了。

但乔乔的眉头却皱的更深了:“不应该的,不应该的,你怎么甘愿送外卖呢?你这样的技艺水准,应该是在维也纳音乐大厅,享受来自所有人的掌声和荣誉。”

“抱歉,我真的喜欢这份工作。”姜臣起身,准备离开,“送外卖和弹钢琴,在我眼里没什么区别的。”

“姜臣!你和青儿的事,青儿全都跟我说了。”

乔乔顿时急了,白皙俏脸飞起怒红之色:“你就真的甘愿让青儿跟着你一辈子被人戳脊梁骨吗?青儿为了你承受那么多,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改变吗?”

姜臣眉头紧拧着,神情有些复杂。

半晌,他揉了揉鼻子,笑道:“我已经在改变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

不管是穆青儿还是乔乔,他的过往,真的不能提起,至少暂时不能提起。

“混蛋!废物!垃圾!气死我了!”

砰!

乔乔气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以她的素养,气的拍桌子,显然已经是怒到了极点。

目送着姜臣离开,她的银牙紧咬,自己闺蜜当初就算协议结婚,想靠自己打拼出一番事业,也不应该找来这样不知上进的窝囊废吧?

所谓的改变,就是从一个家庭煮夫变成了外卖员?

这是在为青儿改变吗?

分明就是让青儿在外人眼中,更丢脸,更下不来台。

一番为穆青儿不值,乔乔忽然狠狠地一咬牙:“不行,我不能让青儿继续被人嘲讽讥笑,我乔乔发誓,一定会让姜臣这个窝囊废死木头为青儿改变的!”

她和穆青儿的感情,源自小时候,二十几年的时间,俨然亲如姐妹了。

走出餐厅。

姜臣并未拦车离开,而是转角走进了旁边的小巷里。

小巷是通往餐厅后厨的,寻常时候少有人会进来。

但此时,姜臣进来了。

在他面前,还有一个人。

“拍的好玩吗?”姜臣点燃了一支香烟,左手插在裤兜里,戏谑地看着面前的鸭舌帽男人。

鸭舌帽男人有些惊慌,故作镇定地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照片。”姜臣吐出一口烟气,嘴角勾勒笑意:“刚才进餐厅的时候,我没把你当回事,可我和那女孩面对面坐一起的时候,你在旁边偷拍,以为我眼瞎看不到吗?”

鸭舌帽男人顿时慌了,愕然地看着姜臣。

刚才姜臣进餐厅的时候,只是看了他一眼,根本没太注意他。

这年头,街上网红街拍一大堆,有人举着相机拍照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拍照的时候,以为已经隐藏的够好了,怎么还会被看到?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照片,你让我离开,否则我就报警了。”鸭舌帽男人咬牙威胁道。

姜臣默然不语,一步上前:“我看看你相机。”

噌!

一道寒光闪过,鸭舌帽男人掏出了一柄匕首当空挥动了两下:“你特么别过来,实话告诉你,老子就是来偷拍你的,今天你不让老子走,老子就给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噗嗤!”

姜臣笑了出来,眯着眼睛:“你都亮刀子了,是不是该报警的是我啊?”

“呵呵!认怂了就好,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老子只是帮忙,求财而已。”鸭舌帽男人声色俱厉道。

姜臣笑声戛然而止,眯着眼睛盯着鸭舌帽男人:“就看一下照片,你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去你吗的,老子不想和你废话!”

嗖!

鸭舌帽男人挥动匕首,直接就朝姜臣刺了过来。

“有些人,不是你能招惹的。”姜臣瞬间满面寒霜,眼见着森寒匕首刺来,一步迈出。

砰!

当啷啷……

匕首掉落在地上。

鸭舌帽男人直接被姜臣一掌按住了脸,按在了墙上。

“放,放开我,我,我是曾人王的人,不是你个窝囊废能招惹的存在。”

鸭舌帽男人挣扎起来,可按在他脸上的大手,却纹丝不动,根本挣脱不开。

“曾人王?”姜臣砸吧了一下嘴,恍然这家伙为什么敢一言不合,就直接拔刀子了。

在江北,普通人可以不认识某个富豪,但无人不识曾人王。

江北地下,曾人王,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即便是穆家张家这样的三流豪门,在曾人王面前,也不值一提。

不过,这只是对普通人而言。

对姜臣,曾人王算什么鸟?

他抢过鸭舌帽男人手中的相机,一看里边的照片,顿时眼中凶光闪烁。

照片中,全是他和乔乔的照片。

且因为角度的关系,每一张的举止神态,都变得极为亲密,仿佛热恋男女。

这样的照片,分明就是栽赃陷害。

“谁让你来做这件事的?”姜臣声音陡然冰冷下来。

今天他和乔乔见面,虽然穆青儿知情,但如果照片落到了丈母娘老丈人手里,那这绝对会成为逼迫他和穆青儿离婚最强力的一击。

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了。

“妄想!”鸭舌帽男人倔强的吼道。

姜臣不屑一笑,右手五指缓缓施加力道,顿时捏的鸭舌帽男人五官都扭曲起来,发出“吱呀”的声响。

巨力之下,鸭舌帽男人感觉面骨都要断裂了,疼的龇牙咧嘴倒吸凉气。

但,姜臣的五指却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

这让鸭舌帽男人惶恐到了极点,痛苦的说道:“张,张恒!”

啪!

姜臣手中的相机应声爆裂。

与此同时。

一栋别墅中,张恒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轻轻晃动着。

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手指轻轻地划动着手机屏幕:“姜臣啊姜臣,你个窝囊废凭什么和我比?从你出家门我就让人盯着你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我抓到把柄了,发现了一个又怎样?你以为我会只派一个狗仔去偷拍你?”

“有这些照片,这婚,你不离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