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江逸风小说阅读

  • businessad.cn   来源:美美网   2020-05-21 03:38:30  

红豆江逸风为主角的小说叫《》,为您提供红豆江逸风小说阅读,红豆安知南风意讲的是,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在这里为了点面子跟闵少纠缠,才真的会掉价。看着徐少走了,我这才找了沙发,稳稳地让自己坐好。

《红豆安知南风意》精选:

我没有理会他,只是在徐少的耳边,轻声地说着,“都是大学生的清纯之夜,入场券都是要拍卖的。但是,经理告诉我,您可是老主顾了,当然要特别的照顾了!”

徐少一听,微微一笑,他人相对沉稳一些,点点头,“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今天正好也有点事儿,就先走了。不过,红姐你可要记得答应我了哦!”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在这里为了点面子跟闵少纠缠,才真的会掉价。

看着徐少走了,我这才找了沙发,稳稳地让自己坐好,冷冷地看着闵少说,“闵少,这么长时间,您也没少照顾阿红,这一点,我先替阿红谢谢你。”

我这不卑不亢的态度,先让闵少愣了一下。

他虽然使横着,但是,所有的话都是听阿红说的,我这样,自然让他有些摸不清楚我的底细。

看到他没有再说什么,我才继续说着,“不过呢,您现在就这么胡闹的话,知道的,是我怠慢了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阿红在背后挑拨是非。我想您也多少听过的吧,要是小姐不听话的话,我可是有一百种办法,让她好好的听话。再不行,那就只能赶出去了。呆不了皇家,怕是要站街去了!”

我这么一说,闵少的脸上闪过一丝恼怒的情绪,“呆不了就呆不了,大不了我养着她。”

我一听,不禁嗤笑了一声,“闵少,就算是您养着她,您愿意,可你的家人呢?”

闵少一梗脖子,“我想做的事儿,谁敢反对!”

他那样子,禁不住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伟辽,他也是这样,为了爱,什么都不顾。

“闵少,我是谁,你应该很清楚吧?”我苦笑了一下,他虽然跟老公没有太大的交集,但同样都是上流社会的人,自然对于我们的事儿都多多少少知道的,“很多时候,真的是命不由我啊!”

他听到我这么说,想了一会儿,才哼了一声,“我可不是你那个软包蛋的老公。”

“那好吧,我该说的已经说了,”听到他这么说,我也知道,他是那种认准了理,非要撞到南墙也未必能回头的人,“闵少,不管您跟阿红是什么关系,这里该赔偿的,您都的照价赔偿。要是您不想赔也没关系,我不介意去找您父亲要。”

闵少直接拍出来一张金卡,“去刷!不过,我也告诉你,安红豆,要是阿红再你这里受任何的委屈,我会让你加倍偿还!今天只是个警告。”

“闵少,那您就试试。看看您是不是如此的手眼通天,在皇家这里,还敢乱来!”我把金卡交给了身边的服务生,转身就走了出去。

也许,我该处理掉阿红了,不然留着她在身边,迟早是个炸弹。

回去休息室,又带着小姐出去了两次,跟新来的讲了一下规矩什么的,等到所有的这些都忙完,我简直浑身疲累的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正在休息着,李若曦期期艾艾地走了过来,小声地说,“红姐,我能不能求求你,别让我出台?”

她说着,眼泪就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

从最开始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了。

她不像是其他的大学生那样,手里拿着的,身上穿着的都是名牌。

她的手机还是很杂的牌子,衣服也很普通,料子一看就是一百以下的。

像是这样的人,能去借高利贷,我也很想不明白的。

“先把你的眼泪擦了,”我冷冷地命令着她,不管是怎样,我也不能她一说就答应下来,人总是会有贪心的。

李若曦伸手抹了抹眼泪,可是她的眼泪简直跟水龙头一样。

这样抹着眼泪,真的是很难看,我皱了皱眉头,递给了她面巾纸,“我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但是你最好记得,现在来了这里,就别给我弄出这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了。”

“我知道了,”李若曦努力地忍着眼泪,哽咽着说,“红姐,我知道我欠了很多的钱,我现在还不起,但是,我就是想求求你,能不能不让我出台?”

“给我个理由,”我淡淡地看着李若曦。

她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

“因为,因为,我有男朋友…”李若曦小声地说着,“我第一次还没给他,我不想……”

说道这里,她又哭了出来,听得我心里又烦又有些感慨。

只是,我不能心软,我必须要先心狠着,再看看要不要稍微的照顾着她一下,就像是最开始玲姐照顾着我一样。

“那你的意思,就是第一次给了你男朋友,那就无所谓了?”我冷哼了一声,“你觉得你浑身上下最值钱的是什么?你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说句不好听的,你也就是还剩下的那层膜值点钱。、”

也许我说的太直接了,就看到李若曦的脸瞬间红的跟滴血了一样。

“不…不是的,”李若曦支支吾吾地说着,“红姐,我不想出卖自己的身体,我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我不是为了买名牌跟别人比穿戴,我…我是为了给我男朋友交学费和生活费,他还有一年就毕业了,等他毕业回国了,就会娶我了。我不能让他知道,他会受不了的……”

她说道这里的时候,又哭了出来。

我心里不禁有些心疼着她,就为了个爱情,宁愿借高利贷供着男友上学,可是,等她的男友毕业了,真的能回国吗?

就算回国,也未必真的能如约娶了她。

只是这些,就算我说了,她也肯定不会听。

再说,事情已经这样了,说什么也都没用了。

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哭完了,整个人平静了之后,才淡淡地说,“我会考虑的。你先回去吧,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你想在这里不出台,至少,要有不出台的本事。”

说完,我就摆摆手,让她先出去。

李若曦明显还有什么想跟我说,但是看着我已经不理会她了,只好走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我不禁一阵苦笑。

正沉思着,门打开了,老公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我的跟前,突然对着我就跪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