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揭秘:两年前的“5G投票”,联想究竟做了什么?

  • businessad.cn   来源:美美网   2020-06-01 04:14:54  

来源:“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T-3ELife)”

一件已经在2016年就被盖棺定论的事情,近日随着几篇知乎上的文章,再度吸引了大量“吃瓜群众”的关注,诸如“5G标准上,为什么不给投票”一类的“惊悚”标题,也成为了外界关注的源头。

但是我们在详细阅读了这些文章之后,却发现作者有大量使用专有技术名词的情况下,有着“带节奏”的嫌疑。

而在这篇文章的准备阶段,我们三易生活也专门联系了高通、华为、联想三方。截至发稿前,高通和华为并未就此事件进行回应,联想方面相关人士则表示,“希望业界不要在这个狭隘的层面上评价创新技术”。

首先,3GPP不是霸权组织,更没有阴谋论

首先,和某些“阴谋论者”的看法不同,5G标准的制定组织3GPP,在华为无线网络标准专利部部长万蕾博士(她同时也是华为5G标准Polar码方案主要贡献者之一)看来,是一个公正、透明、团结和技术性极强的组织。

万博士曾这样评价3GPP:“技术是没有国界的,3GPP之所以成功,就是归功于它的国际化,它的罗马论坛式的技术辩论是推动技术优化趋于完善的核心机制。衷心祝愿3GPP的全球化的民主精神源远流长……”

作为这种“透明公开”的直接体现,3GPP每一次的会议都有详细的记录可供公开查询——当然,会议纪要是全英文的,而且动辄数万字之多。这确实给了一些人断章取义的机会,但作为一家合格的IT媒体,我们三易生活的编辑也是耐着性子仔仔细细地看完了2016年8月(第86次)、2016年10月(第86次b)和2016年11月(第87次)三次英文会议纪要……终于得以将整场事件以较为明晰的顺序,呈现在大家眼前。

2016年8月第一次会议:三种标准被提出,技术争论很激烈

关于5G移动宽带 信道编码的三大标准,争论的源头来自于2016年8月的3GPP第86次会议。在这次大会上,LDPC、Polar和Turbo三种编码方案被正式提出。

从官方会议纪要中,我们可以看到此时三大阵营的支持方和后来流传的并不一样。为了让大家看得更清楚,我们稍微统计了一下:

LDPC方案(第一次会议):高通牵头,支持者包括三星、诺基亚、、联发科、英特尔、夏普、vivo、OPPO、小米,以及美日韩的主要电信运营商。

Polar方案(第一次会议):华为牵头,支持者包括华为海思、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展讯、以及少数欧洲和美国的电信运营商

Turbo方案(第一次会议):LG牵头,支持者包括爱立信、NEC、法国橘子电信(这货在Turbo和Polar上两头下注)等少数代表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人以为3G、4G时代是高通独霸天下,其实不然——3G、4G时代采用的反而是5G时代“小众”的Turbo编码方案,当时的LDPC还处于完善期,而Polar更是还在理论阶段……

在这场被很多媒体忽视了的第一次会议上,各方并没有进行表决。但却发生了非常热烈的技术讨论。

有趣的是,从3GPP的会议记录来看,实际上高通、三星、华为、中兴、LG等也都并非固执于自己的“阵地”,而是同时参与了多个方案的技术评估和讨论。这背后的原因,除了3GPP本身浓厚的技术氛围外,其实也因为在5G时代,大家基本上都是在技术和专利上“多方下注”。

比如高通既有LDPC的部分专利,也有Polar的部分专利,反之,华为主导Polar,也同样参与了LDAC的建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并不像3G、4G时代那样存在着明确的专利墙或者独占情况。

2016年10月第二次会议:投票开始,联想出场?

在这次的会议上,上次提出的三种5G编码方案的技术争论仍然在持续,但是和第一次会议相比,第二次会议发生了大量的“变故”。

▲三个阵营相互“挑刺”的密密麻麻的记录……

其一,是三种方案的支持者开始相互攻讦,从单纯炫耀自身技术的先进性,变成了指责其他方案的技术短板,在这个过程中,LDPC的确在技术层面上占据了上风。

其二,是三种方案本身的支持者阵营发生了很大的改动,具体来说如下:

LDPC方案(第二次会议):华为、高通、NTT、三星、爱立信、LG、NEC、都为之站台

Polar方案(第二次会议):只剩下了华为、华为海思

Turbo方案(第二次会议):已经基本没有支持者了

在各方唇枪舌剑一番之后,会议的议题就此发生了关键性的改变:从到底是要哪一种5G数据编码方案,变成了大家到底需要几种5G数据编码方案。而这一次,也正是在网上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第一次投票”。

这个时候,各方阵营再次发生了奇怪的分裂:

1.只需要LDPC:爱立信、索尼、夏普、诺基亚、三星、英特尔、高通、联想、富士通、摩托罗拉移动,再加上几家日韩为主的电信运营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