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方圣手

  • businessad.cn   来源:美美网   2020-05-23 03:50:22  

明朝崇祯年间,武清县来了一个游医。这个游医自称“偏方圣手”,每天扛着一面小旗在街上游走,上写“百病全治,方到病除”几个字,走累了就找个背阴地方一坐,嘴里念念有词:“四方云游,普济众生,有钱给钱,无钱传名。”念一遍喝口酒,好不悠闲。

那天,游医正在树下歇凉,一个中年妇女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大夫,你快到我家去看看吧,我儿子上房掏麻雀,不小心让蜈蚣钻到肚里去了,现在肚子疼得难受,你快救救我儿子吧!”游医一听,赶紧跟着中年妇女回了家。

到家一看,孩子正在地上打滚,哭得气都喘不上来了。游医看看孩子,让中年妇女拿一个生鸡蛋,打开了让孩子喝下去。过了一会儿,又让中年妇女拿半斤油让孩子喝下去。生油一下肚,孩子立刻恶心地吐起来,吐了几口,一条半尺多长的蜈蚣就被蛋清裹着吐了出来。蜈蚣一吐出来,孩子立刻不哭了。游医问:“肚子还疼吗?”孩子摇摇头,说:“不疼了。”游医点点头:“现在没事儿了。记住,以后再掏麻雀的时候嘴里叼一根木棍,那样麻雀窝里的蛇呀蜈蚣呀就不会钻到嘴里了。”孩子点点头,说知道了。中年妇女急忙跪下给游医磕头,说:“谢谢大夫救了我儿子,我家里没钱,你看什么值钱就拿点什么吧。”游医一摆手:“没钱不要紧,记住我叫‘偏方圣手’就行了。”说完就走了。

游医一走,中年妇女就走家串户说开了游医给儿子治病的事儿。一传十、十传百,“偏方圣手”的名号可就在城里传开了,人们为了叫着方便,就省去了“偏方”二字,直接管游医叫“圣手”。“圣手”一出名,不少人都找他看病。开始是一些没钱的穷人,后来有钱的人也找他看。“圣手”看病与众不同,一不抓药,二不要钱,全都用偏方,治好了病,有钱的看着给,没钱的也不要。这样的大夫,穷人欢迎,富人也欢迎啊,谁看病不想省钱啊?

“圣手”在城里一站住脚,可气坏了一个人。这个人在城里可是有头有脸,他是县太爷大舅哥梅德。梅德也是个郎中,自己开着个药铺,仗着自己的妹妹是县太爷的小妾,就把城里人看病的买卖都揽了过去。县太爷也真给梅德撑腰,他颁布了一道令,所有郎中给人看病都得有县衙发放的“医牌”,不然的话就按“庸医”处理,轻者罚款,重者打板下大狱。县城里有郎中七八个,有牌的只有梅德一个人,县太爷不给别人发。这样一来,那几个没牌的郎中就只能改行了,城里人有了病只能找梅德看,到梅德的药铺里去拿药。梅德看病就认一个“钱”字,只要你得了病,就得先把钱准备好了,没钱二话甭说,走人,病死了活该。正因如此,老百姓才给梅德编了一句顺口溜:“梅家药铺朝南开,有病没钱别进来。”梅德赚钱赚得好好的,突然间来了个“偏方圣手”,不用抓药就能把病治好了,没钱的还不用给钱,这不砸了梅德的饭碗吗?

梅德找到县太爷,让县太爷把“圣手”抓起来,问他个“庸医”之罪。县太爷虽然处处护着梅德,可多少也讲点道理,他皱着眉说:“那个‘圣手’给人看病,一不开药,二不要钱,能算是郎中吗?要是老百姓用偏方治病咱也抓,那得抓多少人呢?看看再说吧,等他给人看病看出事儿,咱再抓他也不迟。”梅德一想,也行,只要他看病出一点毛病,我就叫妹夫抓他。于是,梅德暗地里派出人去,盯着“圣手”的一举一动。

转眼到了这年春上,杨柳初发,阴雨连绵。梅德一看这天气,高兴了。他知道,春季里总是这种天气,孩子们最易得湿疹,而且一得就不是一个,全城十五岁以下的孩子差不多都会得。孩子们得了湿疹,就得买他独家熬制的“消疹汤”。这“消疹汤”他已经连着熬了好几年了,一副汤药一两银子,每年都能赚上几百两。得了病的孩子不喝他的“消疹汤”还不行,孩子痒得难受啊,一挠身上就烂,伤口一感染,就变成毒疮,还得花大钱,不花大钱就得让孩子等死。所以,城里人明知道梅德趁火打劫,也得咬牙认命吃哑吧亏。

梅德一看发财的机会又来了,赶紧让伙计熬“消疹汤”。这“消疹汤”是用十味中药熬出来的,全城的孩子要是都喝,得熬十几锅,连工带药也得花几十两银子。梅德不担心那几十两银子,等“消疹汤”卖出去,就能十倍赚回来。

梅德把“消疹汤”熬好后,派人出去一打听,果然,城里开始流行湿疹了,不少孩子已经得上了,而且还在蔓延。梅德乐了,心说等着吧,过不了几天,人们就得到他的药铺来买“消疹汤”。可一连等了半个多月,一个来买“消疹汤”的也没有。梅德心说怪了,人们怎么不买“消疹汤”呢?派人一打听,那些得了湿疹的孩子都被“圣手”给治好了,一分钱都没花。梅德气坏了,揪着小伙计问:“那个游医怎么把湿疹治好的?偏方还能治湿疹?”小伙计说:“那个游医让每家每户熬柳叶,让孩子用柳叶水洗澡,得了湿疹的一洗就好,没得湿疹的,用柳叶水洗澡之后,就不再得湿疹了。”梅德气得踹了伙计一脚,往椅子上一坐,一个劲地倒气,心说:这个游医太可气了,让我白白熬了十几锅“消疹汤”,糟蹋了几十两银子,这笔账我得跟他算,再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我这碗饭快要吃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