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光棍的婚事

  • businessad.cn   来源:美美网   2020-05-21 02:41:22  

  老光棍六十岁出头,人们之所以叫他老光棍是因为他老婆已经跑了三十多年,而他连个弦也没续,连个房也没填。

  老光棍大名叫李义山,背有些驼,腰有些弯,猛一看,好象一只大蚂虾。他很老实,待人实在,别人都愿意和他交往。李家庄里的人都知道老光棍李义山,是因为他前年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他仗着会木匠活,竟大着胆子去广东打了两年工,回来时竟带着一个漂漂亮亮的大姑娘。

  那姑娘名叫阿芳,穿着牛仔衣、紧身裤,看着挺洋气,大大方方地住在老光棍的破屋里,人们背地里都指着老光棍说:“这家伙老实了一辈子,最后晚节不保,竟开起了洋荤!”老光棍听了,脸上笑开了花,挤出层层皱纹,反驳道:“别胡说,别胡说,人家叫我干爹呢!”

  阿芳住在老光棍家,人们站在院外常常看到他给老光棍缝缝补补、洗洗涮涮,可谁也不知她是哪里人,怎么跟老光棍跑到这不生金不生银的穷村子里。老光棍自从有了阿芳帮他做饭,洗衣,人也变得干净整洁起来,隔三差五去县城里的家具厂里打几天工,回来就能听到他哼唱的豫剧名段:“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不如男……”

  人们都羡慕老光棍,说他活出了神仙境界。可老光棍却发愁了,整天在院子里哀声叹气。有一天晚上,他去村长李二准家,对李二准说:“老侄儿啊,你是村长,认识人多,不瞒你说,我想让你给阿芳找个婆家,只要人好就行。”

  李二准四十多岁,为人精明能干,他一听惊得眉毛几乎从眼眶上掉下来,“义山叔,她……她不是……”他想说她不是你的媳妇吗?怎么还给你媳妇找婆家?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老光棍人老实,但智力够数,不是傻子。他“腾”的一下站起来,气愤地说:“大侄子,虽然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但按辈份我是你叔,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你叔我决不会干那种事儿!”

  李二准知道老光棍的倔脾气,也清楚他的为人,可别人都那么说,叫谁听了谁都得相信。老光棍见李二准愣在那里,叹了一口气,说出了说给别人别人也不信的事实。

  前几年,李家庄收成不好,加上统筹提留款比往年又有上涨。村子里的青壮劳力纷纷弃地进城,老光棍也好不到哪儿去,为了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滋润些,他也跟着寻些年轻人去广东打工。当时广州的厂家很多,可人家大多只招收年轻人,理由是工作不适合老年人。老光棍没法子,只好到郊区给一个小型家具厂打零工,按钟头领取报酬。即使是这样,老光棍凭着自己的吃苦耐劳,还是挣了不少钱。

  一天,他正在厂门口,忽然看到一个披头散发、衣服烂褛的女孩在拾破烂。女孩虽然打扮得又旧又脏不像样,但那双眼睛却清澈明亮,拿老光棍的话说:“跟井里的水一样清。”老光棍心里一动,正要上前跟她说话,一条狗“汪”的一声大叫着扑向女孩,后面的家具厂老板也说话了,“上别处捡破烂去,到我这里捡我还嫌丢人!”

  大狼狗虽然不吃人,但却吓人。女孩子被它吓得尖叫一声,缩成一团,老光棍心疼了,他跟老板求请说:“老板,这是我乡下来的闺女,别叫狗咬她。”老板对老光棍的手艺是很看重的,知道自己还得靠他挣钱,就卖给他一个面子,叫回了听话的大狼狗。

  老光棍把女孩领回自己的住处,见那女孩不过十八九岁,两只会说话的眼睛无论见谁都忽闪忽闪的,别提多可爱了。他一连给女孩包扎刚才摔倒时留下的伤口,一边问女孩家住哪里,姓什名谁等基本情况。女孩说自己叫刘芳,四川人,她爹两年前刚刚去世,撇下她娘和她,因娘有精神病,她就担起照顾她娘的重任。她来广州打工,想挣些钱给娘治病,可来广州打工的多,厂子又不容易进,所以她就捡破烂。

  老光棍听完刘芳的诉说,想到了自己无依无靠地过了这几十年,其中的辛酸苦痛是多么相似啊!老光棍哭了,他说要认刘芳为干闺女,和她一起挣钱去治她娘的病。

  人老了,毕竟想家,在外打了几年工,老光棍跟刘芳商量回李家庄老家。闲时去县城家具厂照样可以打工,阿芳很高兴,就跟随老光棍回来了。他们共同生活,共同挣钱,每隔一段时间,就把攒下的钱寄回四川刘芳的一个堂哥那儿,让他给阿芳的娘治病。哪知道全村人都误认为老光棍和阿芳是那种关系。

  老光棍跟李二准说完后,又添了一句:“大侄子,这阿芳是我干闺女,我把她当亲闺女看,我舍不得她,才让你给她就近找个婆家,你愿帮忙就爽快说一声,不愿拉倒。”

  李二准听完老光棍的话,心里对老光棍佩服不已,他心里说:老光棍人老实,只知死干活,看不出他的心肠还挺好。口里说道:“义山叔,老侄子我偏听偏信,不该相信那些妇道人家的话,你放心,阿芳的事包在我身上。”

  李二准说到做到,过了几天就给阿芳物色了邻村的一个标致的小伙子,叫张群众。虽然说不像城里人那样西装革履,但也浓眉大眼,吃苦能干。李二准一介绍,两个年轻人就交上了朋友,到镇上看电影,进县城买东西,来来去去都觉得合适。

  七个月后,老光棍察觉到阿芳在做饭洗衣服的间隙常常发呆,有时还连连叹气,问她:“爹我想来想去,觉得把你和群众的事办了好些。”

  阿芳眼睛红红的说:“爹,我真舍不得你啊!”老光棍说:“傻孩子,闺女大了,都要出门的,去那边了也要好好过日子,对了,咱们一边准备你们的事,一边给你堂哥找个电话,让他把你娘也带来。”

  阿芳没想到老光棍考虑得这么周到,她深深地被感动了,扑在老光棍的怀里说:“爹,你真好!”

  一进腊月,都是好日子。老光棍找人给阿芳的喜事定在腊月初六。可到了初四,还是不见阿芳的堂哥带着她娘过来。老光棍急得坐卧不宁,他自言自语道:“这是闺女的终身大事,你可别不来。”他心里其实是怕阿芳娘的神经病又犯了,大煞阿芳喜事的风景。

  初六早上,老光棍五点多就起来了,他认为自己给干闺女阿芳找的婆家不错,高兴得又唱了起来,“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不如男……”可刚唱半句,忽又停住了。他觉得美中不足的是,阿芳的亲娘没有亲眼看到自己的闺女走向新生活。正不悦间,忽然听到院子外面帮忙的人喊:“来了,来了,哦,这就是,这就是。”

  老光棍走出院子,这时天还没有完全亮,他朦朦胧胧地看到一个年轻小伙子挽着一个妇人向这边走来。他心里一阵狂喜,凭直觉他知道这是阿芳的堂哥和她娘来了。

  果然,年轻人向老光棍做了自我介绍,“李大伯,我是刘芳的堂哥。”说了一句他闭上了嘴,因为他看到老光棍惊讶地望着他婶婶,张着嘴却不说话。

  老光棍没法不惊讶,因为他看到刘芳的亲娘和他是熟人,曾经是非常熟悉的人──三十年前抱着刚满月的儿子离家出走的媳妇。他狠狠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感觉很痛,他明白这既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觉。

  那妇人看见他,也是惊讶地张大了嘴,可马上又泪珠滚滚,扑在老光棍的怀里嚎啕大哭:“命啊──”

  原来,三十年前正是文化大革命,李家庄村子里各帮各派斗得异常激烈。当时一个造反派头头看中了木匠李义山的老婆,就诬篾他是现行反革命,要狠狠地斗,直到斗死他。造反派头头一边变着法子折磨李义山,一边对他媳妇威逼利诱,大有人不到手决不罢休的势头。李义山媳妇虽然生在农村,但也聪明贤惠。她知道自己不走,一定会害了李义山,被逼无奈,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抱着刚满月的儿子,离开了爱她的丈夫。当时全国到处都乱,她糊里糊涂地到了四川。不久,儿子夭折了,她伤心至极,从此有了心病,精神时好时坏。后来人们见她可怜,就让她和当地的一个瘸腿竹匠生活,这才生下了阿芳。阿芳长大后,到广州市打工,恰巧又遇到了老光棍。他们打工挣钱给她看病,不料想在上个月,她时好时坏的精神彻底清醒了。当她听说自己的闺女住在河南的李家庄时,心里就一阵惊喜,吵着闹着要侄儿赶快带自己来。没想到,闺女认的干爹竟是自己三十年前的丈夫。

  众人都明白是怎么会事,没有一个不惊叹唏嘘的。几个年纪大的还走过来与老光棍媳妇叙旧。他们都说老光棍好心有好报,既认了闺女又找回了老婆。

  腊月初六是阿芳结婚的大喜日子,腊月初十,老光棍就又结了一次婚,新娘正是他三十年前离家出走的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