轨迹之惊魂图书馆(三)

  • businessad.cn   来源:美美网   2020-05-20 03:18:51  

凌子急忙拉着我后退了两步,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跟血红色的绳子。

“这又是什么妖怪?”我问道。

还没等凌子说话,那眼睛旁边的几本书又“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这下子我们看清楚了,原来后面有个人!

“二哥!”我突然叫了出来。没错,我看见,在拿堆书后面藏着的正是老二,只是他现在看上去有些虚幻。

“是我啊,子轩,你来了太好了,快点儿就我出来吧!”二哥看见我也很激动。

“二哥,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现在是鬼魂,所以会有些虚幻,这就是咱们要找的魂魄。”凌子说。

我心中不由觉得轻松,舒了口气说:“二哥,我们快急死了,你快出来,你离魂还不到十二个时辰,是可以复活的。”

“我出不去啊兄弟!”老二一边拍打着面前的空气一边说:“不知道是什么把我困在这里了,我出不去!”

凌子拦住我,凑上前去看了看说:“是另外一个鬼魂设下的结界,他把你的室友困在这里,估计是有什么目的。”

“能救他出来吗?”

“可以。”凌子说着,掏出一张符纸,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在老二魂魄面前晃了晃,然后后退了几步,二哥的魂魄竟然像云彩一样,挣脱了那个所谓的结界,飘到我们面前。

“二哥,这究竟怎么回事儿啊?”

“我也不知道啊,我本来是来这里看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睡着了,然后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我已经是个魂魄了,而且还被困在那书架后面,一直都出不来。后来我听见外面有声音,就拼命把面前的书顶了下来,然后就看见你们了!

凌子说:“你的肉身已经被别人占了,必须要赶快拿回来,如果在三点之前你的灵魂还不能回归,那你就死定了。”

“你是?”二哥看着凌子,一脸疑惑。

我说:“他是我朋友叫凌子,是个捉鬼天师,幸亏他带我来,要不然还找不到你呢!”

“多谢天师救我。”二哥急忙说。

“不用客气。”凌子看看表说:“已经一点多了,必须赶快找到那个附你身的家伙才行。”

“不劳你大架了!”话音刚落,那东西附着着老二的肉体便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凌子冷笑道:“你胆子倒不小,不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对方一脸傲慢:“我还知道你挺厉害的,不过我不会放在眼里。本来我想要这幅皮囊的,因为不能见光,我长期被困在这里。只要有了肉身,那我就能到外面去了。不过看见你以后,我就改主意了,不打算要这幅皮囊了。”

“为什么?”凌子问。

那家伙得意地说:“因为你长得俊啊,而且还会道术。如果我要了你的皮囊,那不就更能为所欲为了吗!”

“哼,就怕你没那个本事!”凌子说着,取出一把小小的桃木剑,应该就是他在僵尸村杀干尸的那把。

“臭小子,你也别得意,你毕竟只是个小孩子!”说完,只见一个虚幻的人影从二哥的肉身上分离了出来,飞在半空,转了几圈,随即变成几丝长长的蓝色光线在半空中飘来飘去。

凌子急忙拿出一张符纸给我说:“贴在脑门上,千万不要拿下来,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急忙把符纸贴在额头上,侧着脸怔怔地看着那些蓝色的光线问道: “凌子,这究竟是什么?”

“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等我抓住他再告诉你。”说着手一晃,小小的桃木剑竟然瞬间变成一把三尺长剑,红色的剑穗搭在凌子的胳膊上,显得英姿飒爽。

我勒个去,都是学武术的,我还不一定比他差,凭什么他这么拉风!不行,哥也要好好学学,迟早有一天哥会比凌子更厉害,更拉风,迷死那些无知的小妞!

“多管闲事者死!”阴沉而又难听的声音忽然响起,蓝色光线飘飞的速度迅速增快,在我们身边一圈一圈地绕,似乎随时要冲上来将我们紧紧缚住,然后活活勒死!

“千万不要丢掉符纸!”凌子说。

“你放心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我拉着老二的魂魄往后退了几步说:“我先躲躲,这个家伙就交给你对付了!”

那蓝色光线在半空中飘了一会儿,忽然根根直竖起来,直指着凌子像箭一样冲了下来。

凌子急忙闪身一躲,一个跟头滚到了我身边。

“我靠,离我远点儿!”我急忙躲到另一边。

“没义气的玩意儿,小心老子不管你了!”凌子一边说,一边挥了一下手中的桃木剑,一道金光便朝着那蓝色光线飞了过去。

但是,那蓝色光线本来就是散开的,所以很容易就躲过了凌子的攻击。

“你妹!”凌子大叫一声,把他那根手指粗的红色绳子递给了我,然后小声说:“你功夫好,看准时机把他套住,我好收拾他!”

“不会吧!”

“少废话,想活着出去这是唯一的办法!”

凌子的话根本就不容我质疑,于是我偷偷将绳子打了个结,形成一个绳圈,然后侧着脸一直仔细观察着半空中那几道蓝色的光线。

那些光线像是有生命一样,不管凌子躲到什么地方,都能准确瞄准,而且速度还越来越快,凌子躲闪都有些不及,根本就没时间发起进攻去对付他。

不行,再这样下去,不光对付不了那家伙,凌子的体力都快用完了!

于是,我看准时机,悄悄将手里的绳圈朝着那蓝色的光线扔了出去。

不偏不倚,绳圈正好套住了那蓝色光线,我狠命一拉,将那些光线捆在了一起。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伴随着一声惊叫,那光线落到了地上,隐约之间画成了一个白色的人形。

我仔细一看,那-也是一个像是学生的人,大概十八九岁。虽然身体还是虚幻的,但是我还是能看清楚我手里的绳圈正套在他的脖子上,还在劈啪作响。

“子轩,干得漂亮!”凌子说着,挥起手中的桃木剑就冲了上来。

可就在桃木剑将要碰到那家伙的时候,那家伙忽然飞了起来,依旧浮在半空。

“你以为用这招就能束缚住我吗!”很明显,我手中的红绳子让那家伙非常痛苦,但他还是在坚持。

凌子马上从我手里抢过红绳子,使劲一拽。那家伙身子一抖,反手也拉起绳子,跟凌子开始了拔河战术。

但是,凌子很明显是占了上风的,因为那家伙的手一接触到绳子,就会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很显然他是不能接触这红绳子的,但却还是在坚持。

可是,那家伙很明显他坚持不了多久,很快就被凌子拉到了地面上。

凌子把红绳子的另一头扔给我,点了点头。

我会意,拿着绳子绕到那家伙身后,忽然猛地往那家伙身上一套,往后一拉。

那家伙身体瞬间后仰,后脑勺正好撞在了我额头上贴的符纸。随即大叫一声松了手。

凌子趁机冲上来,桃木剑正好横在那家伙的脖子上。

那家伙看看我,又看看凌子,脸上写满不甘心。可是现在已经沦为阶下囚,没有反抗的余地了。

“你究竟是谁,怎么死在这里的?”凌子问道。

“要杀要剐随便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没看出来,这家伙竟然还是条硬汉子!

凌子说:“我不会轻易灭掉一个鬼魂,因为你虽然想害人,但是还没有成为事实。如果灭了你,那是我的罪孽。”

“问你就说吧,瞅你那倒霉催的样儿!”由于我们现在已经占了上风,所以我的胆子也打了起来。

那家伙白了我一眼说:“我叫康永,是你们的师兄,因为成绩不好,拿不到毕业证,在这里自杀!”

凌子摇摇头说:“枉死原本就是罪孽,你竟然还想害人!”

康永不屑地说:“我哪知道自杀以后会这么痛苦,我实在不想再待在这里了,所以才想找个替身出去!”

“这就是你不爱惜自己生命的代价。”凌子说:“念在你只是想想,没有害人,我不为难你。不过,我必须带你走,就算你现在进不了地府,也必须有我的束缚,否则以你的尿性,说不定还会去害人!”

凌子说罢,将一张黑色的符纸贴在康永的额头上,掐着手指念了几句什么,康永就化成一股白烟,消失在凌子的手掌心中。

“哎呀,总算是解决了!”

“子轩啊,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老二飘乎乎地来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得意地点点头说:“必须滴!对了二哥,你怎么在这儿啊?”

“唉呀妈呀!”凌子突然一拍脑袋大声说:“光特么耍帅了,忘了这儿还有个没还魂的!”说完狠狠推了一把老二的魂魄,将他推进了倒在一旁的肉体中。

我看了看表,凌晨2点59分,好险,差点儿就忘了正事儿。

还了魂的老二坐起身来,甩甩脑袋。我们都松了口气。

对了,还要去医院看看,老大和老三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迅速跑出来,打车到了医院。

老大和老三刚刚醒来,他们说,看见老二要走,就上去拉。可是老二朝他们一挥手,他们就晕了过去,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问我们怎么回事儿,我们随便编了个故事就糊弄过去了。而且告诉老二一定要保守我跟凌子的秘密,不然肯定会被大家当怪物的。

幸好大家都没事儿,康永的鬼魂也被收了,走了一圈儿鬼门关的老二请大家吃了一顿大餐,一醉方休。